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幼不幼稚[END]

#记一次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相亲#

 

01.

 

  这真是蓝雨一干人在这年夏休期正式开始之前听见过的最悲伤的消息了——

  他们蓝雨堂堂的剑圣,竟然沦落到了被他家太后逼着去相亲的地步。

 

  “啊,这可真是太糟糕了,黄少我同情你啊。”

   一片沉寂里,还是郑轩第一个出声安慰,语气和表情都十分诚恳,唯独手上动作太过实诚,爆着手速就打开百度搜索出了《尬聊的一百零八种话题》、《当对面相亲的人话太多时我在想些什么》和《三分钟杀死相亲》等众所周知的毒鸡汤文章。

  有了郑轩第一个牵头,其他人自然是纷纷效仿,搜反相亲攻略的搜反相亲攻略,搜海澜之家的搜海澜之家,总之都是对他们王牌这一次的相亲活动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配合,赤裸裸地把“这个热闹我们一定要凑”的立场挂在了脸上。

 

  “……”黄少天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们能说什么好话,但落井下石成这个样子也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粗略地扫了一眼闹腾成一片的欢快人群,抽了抽嘴角颇有些嫌弃的往左边挪了挪,和一群傻逼拉开一段泾渭分明的距离。

  这之后他稍稍侧了一下头,冲身旁一开始就沉默着没有说话的人喊了一声“队长”。

 

  喻文州站在他旁边,乌黑的眉睫低敛着像是在走神,好几秒以后才堪堪回神,眨了眨眼有点抱歉地笑了笑,问他怎么了。

  “你想什么呢?”黄少天没搭理他的问题,倒是偏着头自己问上了。

  “没想什么,不小心走了会儿神。”喻文州轻描淡写的笑着带过,又抬手帮他理了理翘起来的衣领:“说过多少次让你注意形象了,怎么总是记不得理一理衣领。”

  黄少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对方帮他理好衣领,嘴上却不肯闲着,用一种悲痛欲绝的语气谴责喻文州:“我都要被我家太后逼得去相亲了,你就这么冷漠的来说教我吗?不带心疼心疼一下你的副队长的吗?”

  

  喻文州低着头,唇角微微弯起一瞬,像是在笑,给人的感觉却又全然与笑意无关:“心疼什么?”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黄少天瞪他:“相亲啊,万一来的是一个超级可怕的妹子怎么办,队长你答应我到时候你一定得救我。”

 

  尾音落下的一瞬间他看见喻文州稍微沉默了一下,有晦涩的光在青年幽淡的眼底稍纵即逝。

  快的几乎要让人觉得是错觉了。

 

  但那个人随即就迎着他的目光笑弯了一双秀致的眉眼:“好。”

  或者本来就是错觉。

 

  黄少天在喻文州说话的间隙抬了眼去看他,只看见一双湛黑漂亮的眼睛,在单调的白色灯光下也是清水琉璃般的通透明净。

  是一眼能望到底的目光,水一般淡静的嗓音。

 

  早该知道的答案了。

  黄少天咧了咧嘴角,一边扯开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一边在心里想他可真是越来越会自取其辱了。

 

  ——你答应我,你得救我。

  ——好。

  这样的回答,也没有错。

 

02.

 

  状况出现在黄少天被蓝雨一众人起哄着去挑相亲穿的衣服的时候。

 

  向来合群的蓝雨队长许是吃错了药,一个人游离在人群之外,在众人一拥而上纷纷涌进黄少天屋子里翻他衣橱里的时候望而却步,靠在门框上笑意淡淡看他们鸡飞狗跳的胡闹。

  蓝雨的王牌却不会因为他的不合群就轻易的放过他,焦头烂额翻箱倒柜的时候也一直都惦记着喻文州,时不时就要举着各种衣物过来问一问蓝雨队长的意见:

  “是这件白衬衣好看还是那件浅绿色的衬衣好看?”

  喻文州笑一笑,“浅绿色。”

  ……你认真的吗大兄弟,天地良心,那件绿色的都快骚包出河外星系了。

 

“那这条牛仔裤和这条西装裤呢?”

“西装裤好看一点。”

  ……可你一个星期前还说这条西装裤显得我腿短。

  

  “……那领带呢?你说什么颜色的会比较合适?”

  喻文州垂眸沉吟一秒:“……红色。”

  绿色的衬衣配红色的领带?黄少天修长的手指拈着一条浅黄色的领带,一脸震惊地想,难道是我队长一直隐藏的太深,所以我从前才没发现他是这么直男审美的一个人吗?

 

  “队长你这审美……呃,是不是有点太直男啊?”

  黄少天还来不及说话,郑轩已经先开口帮他吐露了一把心声:“你这是想直接把黄少的相亲对象扼死在摇篮里的节奏吧,分分钟见光死啊。”

  

  “会吗?”喻文州环着手靠在门边想了想,半秒之后歪了歪头特别无辜的笑了一下:“我以为少天挺适合的。”

  “……”你仿佛在特意逗我笑,黄少天无不憔悴的扭头瞥他一眼:“不是我说,队长你好歹得让我人模狗样的去见妹子吧,我是真的怕打个照面就把人给吓走啊。”

  其实也不是怕把姑娘给吓走,黄少天默默地想,他怕的是他家母上知道他把人姑娘吓走之后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那些和父母之间讲不清道理的纠葛和剪不断理还乱的争执,还是能少一出是一出的好。

  他举着那根黄色的领带想的出神,没能看见身后青年一点一点暗下来的眸色。

 

  而喻文州低着头敛了目光看着脚下,声音分明已经微哑,却还能不动声色的调笑:“这么认真?”

“是嘛得认真一点啊,”黄少天还在衣柜里翻翻找找:“第一次相亲,态度好歹得端正一点。”

 

  反正都不会有结果。

  反正都不会去喜欢。

  索性从一开始就认认真真,认真的相亲再认真的拒绝。

  也算是对得起他自己。

 

03.

 

  最后的最后,黄少天还是没能免俗的,黑着脸把一堆乱挑他衣服的人从自己的房间里撵了出去,扯着嗓子让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有事没事的瞎凑热闹。

 

  喻文州靠在门框边没动,大抵也是知道,黄少天毫无威慑力的驱赶里从来都不包括他。

  

  黄少天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步子顿了一下,一秒之后又若无其事地越过他继续向一哄而散的其他人嚷嚷着说快滚,等到视线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把头收回来顺手带上了门。

  拥挤的房间骤然安静下来,厚重的窗帘半掩着。暧昧而昏暗的光线里,只剩下近在咫尺沉默不语的两个人。

  就好像和从前的许多时候没什么分别。

  就好像和将来的更多时候也一样没什么分别。

 

  转转手腕又扭了扭僵硬的脖颈,黄少天倒退几步折回到衣橱前,背着手笑着同喻文州调侃:“我说你刚才都是些什么审美啊,坑队友也不带你这样的吧。”

  “不是说要我救你吗,”喻文州偏了偏头,眉眼弯弯:“你要是穿成那样去相亲,估计也没姑娘敢认你了。”

  “我靠,谁要穿成那样啊,”黄少天笑着骂了一句:“队长我是不是看错你了,有你这么幼稚的吗,以为混搭一个衣服就能逃过相亲的嘛?”

  “我以为是你先叫我救你的,”喻文州低着头笑,从门框边直起身子缓缓走到他面前,微微俯身越过他的肩膀,从衣柜里挑出一根黑色领带:“少天不是说不想相亲么?”

 

  是真的太近了,喻文州俯身的那一瞬间黄少天甚至能嗅见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隔着空气渐渐浸没肌肤,又一点一点在血液里蒸腾起更多的,难以启齿的渴望。

  糟糕。

  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了一下,黄少天攥紧了衣橱的边缘,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出口时才发觉自己连声音都在打颤:“话是这么说……但相亲毕竟是相亲,要是随意就放别人鸽子,那还像什么样子。”

  像什么样子。

  你看看你,看看喜欢上喻文州的你,没出息的像什么样子。

  

  那个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靠过来,双手扣住他肩膀将那根黑色的领带搭在他肩上,轻轻笑一下:“没有说要你放别人鸽子……就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去相亲。”

  长而翘的睫颤了颤,属于另一个人的清淡气息一点一点洇在四周,不动声色地攻城略地,黄少天下意识地偏头想躲,偏到一半的时候才发觉是避无可避:“我自己肯定是不想的啊……但是队长你也知道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吧……”

  他垂了视线,像是讥诮的笑了笑:“你今天怎么老问这些无意义的东西,还有你看你,刚才出的那是什么馊主意,喻文州你……幼不幼稚啊。”

  

  但是谁又比谁更幼稚呢,黄少天想。

  幼稚到明知道这一场妄动的心意没有结果,却还是义无反顾。

 

“我以为,你不该问我幼不幼稚。”

  那个人低柔的嗓音在他没留神时忽而靠近,每一个咬字都在唇齿与日色之间辗转出漫长而温存的无奈来。

  搁在他肩上的纤细修长的手指滑下来,仔仔细细地,将松垮搭在脖颈上的黑色领带打了搁漂亮的结:

 

“你应该问我,爱不爱你。”


Fin.

用深重的黑眼圈告诉大家,以后假期闲的没事干的时候也不要抽风去报TOEFL补习,会猝死……之后的更新就缘见吧

评论(84)

热度(2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