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我希望喻文州可以好好说话[END]

#重发一次,再吞的话……就不管了#

#又名《八根雪糕搞出来的幺蛾子》《你又不是周泽楷学什么口齿不清》#

#最近写的都好严肃,再不乱搞一下我会疯的#

 ==============

  黄少天趴在电脑前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

  他昨天不该一口气吃掉八根雪糕的。

  如果他没有吃掉八根雪糕,他就不会肚子痛,如果他没有肚子痛,训练的时候就不会迟到一个小时,如果他没有迟到一个小时,现在训练室里就不会只剩他和那个吊车尾,如果没有那个吊车尾,他就不会强忍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疼然后一声不吭。

  真的太疼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五脏六腑里乱窜,五分钟前他就已经忍受不能的趴下了,然后再也没有爬起来过。亮白屏幕上的小剑客孤零零站在原地,被风吹起的披风扬在身后空空荡荡。

  

  疼痛依旧在体内蔓延,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与疼痛同样清晰的是隔了七八个座位传过来的键盘清脆的敲击声,黄少天不用扭头都知道,是那个动作贼慢,居然到现在都还没做完练习的吊车尾。

  哼,黄少天抱着肚子咬着牙齿,表情痛苦却很有骨气的想,我绝对不要找那个吊车尾求救——痛死也不要,谁叫他教训我来着,他以为他是谁?会一句叶秋的名言了不起哦?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哦?这句话我一分钟能念30遍,有什么好稀奇的!

  顿了顿,黄少天又想,但是如果那个吊车尾发现了我现在的窘境并愿意主动过来嘘寒问暖伸出友谊的小手手,那英明神武的黄少天大大还是不介意勉为其难大发慈悲地牵上那么一牵的。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黄少天挣扎着从桌子上抬起了自己的脑袋,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往喻文州那边瞄了一眼。

 

  七八个座位之外,少年戴着黑色耳机目光专注的注视电脑屏幕,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跳跃,啪啪哒哒敲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

 

  以上所描述的这些,当然都不是黄少天观察的重点。

  黄少天的重点是——喻文州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囧。好气哦,可是已经痛的没力气给他比中指了。

  他愤愤的趴了回去,脑袋搁桌上反复换了几个姿势,觉得特憋屈,特不开心。

  他又偷偷瞄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在敲键盘。

  趴回去,满脸郁卒,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三分钟后抬头又瞄了一眼。

  喻文州在敲键盘。

  撇撇嘴,痛到想哭,焉嗒嗒趴下,开始吭哧吭哧发出很小的吃痛声,叫了三分钟,决定抬头再看一眼。

  喻文州在无动于衷地敲键盘。

  忍气吞声的把脑袋缩回去,吃痛声瞬间放大了一倍,掰了掰手指觉得差不多三分钟了,在心里给自己说就看最后一眼。

  喻文州……喻文州呢???!!!

  黄少天捂着肚子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个不知道何时已经空掉的座位,石化当场。

  

  黄少天超生气。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冷漠的不是人。

  黄少天想把喻文州按在地上揍一顿。

  黄少天要充当英雄消灭掉冷血无情的……

  “嗒。”

  耳侧传来的轻响,好巧不巧打断他神游天外的思绪。

  

  黄少天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抬头瞥了一眼,发现自己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一只玻璃杯,杯里盛的是温热的白开水,杯壁上搁的是某人指骨分明纤长的手。

  眉清目秀的少年在黄少天目光扫过来的同时相当自然的松开了手,拉开黄少天身旁座位的椅子,坐下开机,戴好耳机,点进训练。

  “……”

  黄少天和那杯白开水大眼瞪没眼的瞪了半天,扭头粗声粗气的问旁边已经又开始敲键盘的人:“你什么意思?”

  “喝点温白开会好一点,”喻文州的回答轻描淡写,目光自始至终没离开过屏幕半分,“还是痛的话,我去兑点姜糖给你喝。”

  ……

  黄少天想捏爆玻璃杯糊在喻文州那张漂亮的脸蛋上,老子是肚子疼!不是大【哔】妈也不是内分泌失调!请你尊重我的性别可以吗吊车尾同志!

  疼痛的还在加剧,生理性盐水开始不受控制的从眼睛里溢出,黄少天倒在桌子上无比憋屈的想,这是打击报复吧,这特么绝逼是打击报复吧。

 

  迟迟没得到回应,喻文州于是抽空往他这边瞟了一眼,这一眼就刚好瞟见黄少天婆娑的泪眼和发白的脸色,在明媚日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愁云惨淡。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到黄少天会痛的这么厉害,鼠标一甩按了暂停,转身有点担忧的叫了声“少天?”

  不要叫我少天!!!黄少天愤怒的在心里把喻文州往死里怼,我没有你这样的小伙伴!!!

  可惜疼痛已经让他丧失了语言能力,他所能做的,只是趴在桌子上微弱的哼哼唧唧一下,虚弱的完全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负责任的说,就算现在喻文州想强行【哔】了他,他也只有哼哼唧唧的更大声的份儿。

  黄少天哼哼唧唧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与平日里的精力旺盛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喻文州在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后站起身来,“没发烧,”他似乎有点困惑,站在原地想了想:“我去医务室拿药,你等我一下。”

  

  说到这,故事的主线,由于喻·你苏就可以不好好说话吗·因垂丝汀·少天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文州表达不清所引起的一系列幺蛾子,终于出现了。

  

  但当时的黄少天很傻很天真,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苦兮兮捂着肚子等待喻文州踏着七彩祥云拿着药来拯救他。

 

  八分钟以后,训练室的门开了。

  黄少天奄奄一息的抬头,看见喻文州一点一点走进来,动作是迟缓的,神情是尴尬的,在黄少天抬头的同时还相当不自然的把手里药盒子往身后藏了藏。

  但黄少天眼神多尖啊,早在抬头的第一眼就已经瞄准了喻文州手里那团颜色粉嘟嘟的药盒。

  黄少天定睛一看。

  黄少天吐血三升——

  吊车尾我靠你全家!你拿一盒痛经宝颗粒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阿西吧,滚!

  “不是……”接收到黄少天眼神杀的喻文州难得一见的手足无措:“不是我拿的,她硬塞给我的……”

  黄少天没来得及质问“她”是谁,因为下一秒,屋外已经又响起一道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向训练室这边迅速靠近:“怎么样啊文州,小姑娘吃了以后是不是好多了?我就说这个管用吧。不过说真的,文州你这孩子真心不错,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心疼女朋友了。”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发音结束,穿着白大褂的医疗室大妈发福的身形,出现在了训练室的门口:“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哈,上来帮你看看你的小女朋友有没有其他需要的帮——”

  最后一个字被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医疗室大妈保持着和蔼亲切的笑容,和桌上趴着就剩半口气的黄少天来了个正面高清无死角的绵长对视。

  

  世界都安静了。

 

  大妈飞快的转身,不可思议的指着黄少天问喻文州:“你女朋友?”

  大妈今天没带老花镜,看黄少天跟雾里看花似的,朦朦胧胧就只看见他一头利落的短发:“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把自己打扮成这幅模样?我之前一直以为这孩子是个男生?!!名字也很男生啊,叫什么,黄什么天是吧?”

  又仔细看了黄少天一眼,还是没能看清,就觉得“小姑娘”的五官跟打了一层码似的,于是胡乱夸他几句:“小姑娘长的挺俊俏哈,怪不得喜欢这幅打扮,不过姑娘家家,还是打扮的小女生一点哈。”

  然后严肃的拍拍喻文州的肩:“小姑娘打扮成这种模样,估计是爱逞强,你温柔一点,照顾好她。”

  留下反应不能的喻文州和石化很久的黄少天,飞也似的撤了。

 

  ……

  黄少天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喻文州,扯出了一个他有生以来最狰狞的微笑:“解释一下?”

  停顿了一会。

“解释不清,你就死。”

 

  喻文州【单方面】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去医务室以后都还没来的及开口,大妈就噼里啪啦先问上了:“咋啦文州,来拿药?是谁病了呀?”

  于是他就很规矩的答了:“有人肚子痛。”

  “哦?”大妈应了一声:“之前给他吃了点什么药吗?”

  喻文州摇头,“倒了点温水给他,”想了想,补充:“本来想再给他喝点姜糖水。”

  又补了一句:“疼的厉害,捂着肚子都起不来了。”

  觉得不够,最后补一句:“可能是受凉了。”

  ……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医疗室的大妈雷厉风行的帮他包办了所有的然后,不顾他想要辩解的眼神,硬是塞给了他一盒痛经宝颗粒让他快上去给他小女友喝,喻文州说,“他不是我女朋友。”,然后收获了大妈“我都懂”的眼神一枚:“不是女朋友干嘛在人家痛经的时候这么关心呀,要我说文州你呀,就是太内敛了。”

  等喻文州想起来辩解黄少天也不是痛经的时候,大妈已经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出了医疗室的大门,并表示你先上照顾你的小女朋友,大妈我等会儿就过来帮你安慰小姑娘几句。

 

  ……

  最后知道真相的黄少天眼泪掉下来。

“把你女朋友电话号码拿过来,”黄少天抹了一把辛酸泪:“我要告诉她我已经上位了。”

  ——这是他能想象出的最大的报复。

  结果人喻文州平平静静的告诉他:“没有。”

  “前女友?”

  “也没有。”

  “男朋友。”

  “……”

  “还真有??!!”

  “嗯……你算吗?”

  “……”

  

  其实这场意外,到这里本来也该结束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同一期的训练生郑轩最近恰好感冒,吃完午饭后拐了个弯,去医务室拿药。

  医务室大妈一边给他拿药一边唠嗑:“轩仔,你知不知道你们训练营的喻文州在和那个黄少天谈恋爱啊?”

  郑轩觉得医疗室大妈说的应该不是人话,因为他完完全全没有听懂。

  “您说黄少天?”

  “是啊,她今天好像生理周期,文州这孩子当男朋友还挺贴心的,过来帮她拿药来着。”

  “请问……您说的黄少天,是我想的那个黄少天吗?”

  “你这孩子好奇怪,你们训练营里还有其他叫黄少天的?哎我直接给你说了吧,就是黄少天痛经,痛经你知道不?然后文州就照顾她,你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

  郑轩说我已经死了,您暂时不要和我说话。

 

  青春疼痛系电影告诉我们,世界上最接近光速的,莫过于谣言。

  于是,在黄少天刚把喻文州好不容易找到的正确的药给咽下去之后,一群人就破门而入直直冲到了他们面前,全都用一种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黄少天——

  “黄少,我们听说你今天痛经了???”

  “黄少,我们听说你在和喻文州谈恋爱???”

  “黄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说喻文州坏话了,我之前不知道他是你男人,真的。”

 

  当天下午,蓝雨的现任队长魏琛,收到了蓝雨未来之星的短信控诉,字数太多他没耐性看完,匆匆扫了一眼总结出大致意思——那个叫喻文州的吊车尾打击报复我!污蔑我痛经!还污蔑我和他在谈恋爱!

  嗯?魏琛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理解出了点问题,他想了想,翻出之前蓝雨的报名表,找到喻文州的电话号码,给他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是魏琛。

  你怎么黄少天了?

 

  接受完来自训练营的花式盘问之后又接到魏琛的短信,饶是喻文州好耐性,也差不多终于崩溃了。

  他自暴自弃的回了条短信过去:

  给他拿药,痛经宝颗粒。

 

……

  最后的最后,方世镜在楼梯口遇见急匆匆往训练营赶的魏琛。

  他拉住魏琛,一脸疑惑的问:“怎么了?”

  魏琛抓着方世镜的手用力摇了摇,试图以此平复自己复杂的心情:“淦!黄少天进化了!几天不见他连痛经都学会了!”

  方世镜:……

  不是很懂你,算了,你开心就好。


评论(66)

热度(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