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你们为什么要逼我秀恩爱[END]

@君道悟 GN的点文 非常抱歉,甜不甜我不知道,但放飞自我我一定做到了#

#没有逻辑,只会瞎几把乱搞#

-------------

【我只想低调的谈个恋爱,但你们这群看不见我秀恩爱就觉得我分手了的瓜娃子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很绝望。”

  黄少天跨进房间,把打包好的皮蛋瘦肉粥放在喻文州面前,顺手抽走了喻文州手上的笔记本让他好好听自己讲话:“你知不知道,在我刚才去食堂打饭的短短十分钟里,有五个人跑过来给我做情感咨询,其中两个问我是不是和你分手了,还有两个问我是不是被拔屌无情的喻文州给抛弃了,还有一个更过分,他问我是不是移情别恋看上韩文清了。”黄少天神色郁郁的冲空气比了个中指:“靠!我是做错了什么让他们要这样诅咒我!”

  

  当初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想过要隐瞒什么,身边队友和一些关系密切的职业选手也都知道他们之间的那点关系。不过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周,纯洁的连小手都还没拉过几次,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渣被分手被拔屌无情了?

  

  这个问题就连一向通透的蓝雨队长都没法回答,因为他现在也满是茫然不明所以:“哪里来的谣言?”

  “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我要给你比心。”黄少天冲他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去问了郑轩。”

 

   “郑轩就说,因为我们谈恋爱竟然没有秀恩爱,他们就都以为我们分手啦,所以我们应该多秀一下恩爱,最好像同人文里写的那样,跌宕起伏爱恨情仇,这样别人就不会觉得我们是分手。于是我就问他是什么同人文,他就给我发了些文档,里面的主角竟然全部都是你和我。”黄少天神色复杂,无限接近于生无可恋:“我研究了过了,这些文里你比较容易不分场合乱七八糟的笑,各种心肝宝贝乖乖熊的乱叫,我比较容易莫名其妙无理取闹的撒娇,文州哥哥州州老公什么的简直信手拈来,然后你的笑容大致是这样的——”

  “喻文州邪魅狂娟的一笑,修长的手指扼住了黄少天尖尖的下巴,他凑过去,在黄少天耳边吐息温热:‘少天,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你不吃秋葵,我就只能吃你了。’”

  “喻文州在唇角弯出个危险的弧度,目光里是满满都是势在必得:‘韩文清,即使你得到了少天的身体又如何,他终究会是我的。’”

  “喻文州深深看着一丝不挂缩在墙角泣不成声的黄少天,露出了极具侵略性的笑容:‘天天,你终归是我的,你逃不掉的,你骗不了我的,我上你的时候,你那每一寸突增的甲状腺激素都在告诉我,你是爱我的’。”

  

  ……
  黄少天说,讲真队长,我看见这一段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都要停滞分泌了。

  喻文州没说话,向来波澜不惊的蓝雨队长此刻低着头快要笑疯了,最后好不容易在黄少天变的越来越绝望越来越生无可恋的眼神里勉强收拾了情绪:“我不会这么对你的……”他忍着笑,诚恳的向黄少天保证:“至少,我会努力不让韩队得到你的身体的……噗……”

  黄少天甩了一张来自韩文清的冷漠脸给他。

  “不过,要不要试试?郑轩不是叫我们学学里面的相处模式吗,”黄少天说:“你先来个邪魅狂娟的笑给我看看。”

  喻文州弯了弯唇,带出一点清浅的笑意。

  “不不不,”黄少天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连连摇头;“你这个笑这么平和,哪里有一点邪魅的影子,算了算了,你再来个危险的弧度?”

  喻文州想了想,笑意加深了一点。

  “啧啧啧,”黄少天又嫌弃他:“我是叫你笑的危险一点,不是叫你笑的衣冠禽兽一点,这样吧最后一个,极具侵略性的笑。”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反问他:“你觉得极具侵略性的笑是怎样的?”

  “咦……”黄少天没料到他把这个问题又抛了回来,一怔之下又皱着眉认真思考了好半天,抬头对着喻文州咧开一个傻的冒泡的笑:“这样?”

  “……噗。”

  “靠你笑个ball啊!”

 

  他们之间第一次有关秀恩爱的讨论,以黄少天的绝望为起始,又在喻文州忍不住的轻笑声里落幕。

  

  黄少天第二次被人质疑是不是分手了,是在这之后的第三个星期。

  彼时喻文州才洗完澡,坐在床头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摊在膝上的笔记本,黄少天趴在他身侧无所事事的玩手机,玩到一半的时候界面上突然弹出条QQ消息。

  

风城烟雨: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先说是什么问题

  风城烟雨:……

  风城烟雨:你和喻文州分手了?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为什么???我和喻文州看起来真的就那么不合适吗???!!!

  风城烟雨:……不是这个意思

  风城烟雨:实不相瞒,从我得知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在等着职业选手聊天群被你们秀的愁云惨淡炸裂屏幕

  风城烟雨:但是你看,直到现在,职业聊天群里也基本都是你在单刷,就连和叶修嘴炮的时候都不叫喻文州过来帮忙,而且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很少艾特他,所以……所以不止是我,好多人都以为你们已经结束了……

  

  ……

  黄少天深深呼吸了一口,冲着手机屏幕微笑,再微笑,然后他克制着自己十分冷静的回复了楚云秀——

  夜雨声烦:OK我懂了,因为我们没有秀恩爱,所以你们就觉得我们是分手了是吧?

  风城烟雨:……大致上是这样没错

  夜雨声烦:可你们为什么觉得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要秀恩爱呢?你们为什么一定觉得我们适合秀恩爱这种活动呢?难道我们就不能低调的谈一场恋爱吗?

  风城烟雨:因为大家一直都觉得你们两名字放在一起就挺闪的

  风城烟雨:所以你们不秀恩爱,几乎等同于你们分手了

  夜雨声烦:……怪我们咯?【王杰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jpg】

  风城烟雨:【喻文州苏力滔天微笑安抚蓝雨副队.jpg】

  夜雨声烦:好吧我不和你讨论这种无意义的话题,但是说真的,秀恩爱这种东西……我和队长都不太会,也都不太热衷……

  风城烟雨:秀恩爱哪里需要会什么,我直接这么给你说吧,比如我们群里有谁发了一张风景图,你就可以艾特喻文州,告诉他,这个地方,我想和你一起走过,这就是秀恩爱了。或者有人晒电影票,你也可以艾特喻文州,说这部电影,我想和你一起去看,总之秀恩爱可简单了,你只需要牢记“这个xx,我想和你一起xx”这个句型就够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楚云秀一番话简直让黄少天醍醐灌顶如梦初醒,他把手机默默收起来,决定为了不让大家误会他和喻文州分手了,得找个机会尽快秀一波恩爱。哦对,他还得提醒一下喻文州让他也注意下。

  于是他用手肘捅了捅喻文州:“队长。”

  “嗯?”喻文州带点疑惑的低头,看见橘色的台灯下,黄少天明朗的眉眼铺开的浅浅一层光影,衬他乌黑的眼眸越发清澈透亮,连注视着喻文州的目光都染上了几分让人眩晕动荡的颜色。

  于是原本的疑问被抛掷于后,喻文州浅浅俯身,就着这个姿势在黄少天眉眼间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黄少天眨了眨眼,突然“噗嗤”笑了一声,扯着喻文州的衣领让他再往下来一点,然后他仰了仰头,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和喻文州接了个绵长的吻。  

  这样一亲再一笑,黄少天原本还存着的那点心思早不知飞哪儿去了,等到两个人闹完各自躺在床的两端,他早记不起刚才叫喻文州的初衷是要干什么了。

  

  秀恩爱的机会倒是来得很快。

  次日中午,不甘寂寞的黄金右手大大就在群里发了一张【叶修胡子拉碴抽烟图.jpg】,并在图片下附上了一段文字:你们谁有胆量日他,下一赛季的冠军就是谁的

  ……

  哦豁,黄少天拿着手机十分幸灾乐祸的想,看,叫你嘲讽脸,现在好了,要被黑出翔了吧。

  果不其然,下一刻屏就已经被刷到了爆,其中以张佳乐最为激动,一连发了八个“日”,下面紧跟着就是一群人嘲笑他禽兽。

  黄少天窥屏窥的超亢奋,尤其在看见不停刷出来的“日”“闭着眼睛也要日”“日就日,谁怕谁”“你们为什么连叶修都敢日”之后,更是兴冲冲的就要加入日叶修的声讨大军里面,就要按发送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和喻文州秀一秀恩爱。

  嗯,恩爱,秀恩爱很简单嘛,黄少天在心里把楚云秀昨天夜里的话过了一遍,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打字,艾特,发送,一起呵成。

  ……

  然而手速太快所造成的后果,往往都是无可挽回的。

 

  夜雨声烦:这个人,我想和你一起日 @索克萨尔

  

  ……

  整个屏幕都像是突然都定格了,坐在电脑桌前的所有职业选手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全身僵硬。

  剩黄少天一个人目瞪口呆——卧槽?我明明想发的是“这个冠军,我想和你一起得”!!!怎么一个顺手就发成这玩意儿了!!前面刷屏太厉害把我也洗脑了吧我去!!你们听我解释不是这个样子的!!

  ……

  然而他的内心os并没有什么卵用,并没有人能get到这是一个误会。

  漫长的沉寂之后,还是喻文州率先打破了群里的沉寂。

  他宛如周泽楷附体一般发了一串省略号。而这串省略号像是一个信号一般,瞬间让其他人也跟着活络了起来。夜雨声烦那一条极打眼的消息之后,很快就跟了一群刷队形的人。

  

  王不留行:这个人,我想和你一起日@索克萨尔

                  喻队真了不起,辛苦了。

  百花缭乱:这个人,我想和你一起日@索克萨尔

                   喻队真了不起,辛苦了+1

海无量:这个人,我想和你一起日@索克萨尔

             喻队真了不起,辛苦了+2

  ……
  风城烟雨:这个人,我想和你一起日@索克萨尔

                  喻队真了不起,辛苦了+46

风城烟雨:以及黄少天,这个句式不是这么用的……

 

  黄少天静静的,静静的看着眼前被刷到爆炸的屏,绝望的想,秀恩爱这种东西,真的不适合我。

  

  半个月后的全明星周末,黄少天不慎吃坏肚子,偏偏喻文州身为战队队长需要带队,并不能抽空陪他去附近的药店,黄少天捂着肚子坚强地表示没关系,独自一人去药店买了药,然后趁着舞台上展示角色全息投影的间隙偷偷溜到蓝雨战队所在的地方,他不太想再费力气挤到最前面去,索性在后座随意挑了座位坐下,坐在前面的喻文州似有所觉,侧头向着他的方向递出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黄少天把手放在眼前笑嘻嘻冲他比了个“OK”。

  恰好观众台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喻文州就微微笑了下,转头重新看向舞台。

  黄少天往后舒舒服服的一倒,干脆就着这里不太明亮的光线打量起喻文州的背影来,蓝白色队服下,属于青年的肩膀真的算不上多宽阔或者多强壮,却也就是这么个人,肩负着蓝雨的使命,一路到了现在。

  多不容易。黄少天想,但随即又忍不住翘了翘唇角,目光里就挂上了点自得——但是因为遇见了他,所以喻文州的一切不容易就都不是什么值得心疼的事了呀。

  ……

  蓝雨剑圣难得温情的一刻,很快就被接二连三发来的QQ消息给破坏的一干二净了,黄少天皱着眉把目光从喻文州身上收回去,在兜里摸索出手机。

  然后他差点没被铺天盖地的QQ消息砸的晕过去。

 

  王不留行:你没和喻文州坐一起?怎么回事?吵架了?

  百花缭乱: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到前面去?而且你刚才是不是还来迟了?是因为不想和喻文州一块来?你们……分手了?

  无浪:黄少怎么了?为什么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后座?别告诉我是喻队滥用权职让全队孤立你?只是分个手而已,喻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风城烟雨:怎么回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后座?为什么还眼神凄迷的望着喻文州的背影?他不要你了?我怎么看你神情恍惚,你不要傻到去回忆他和你的过去啊,不值得啊。

  一枪穿云:嗯……坚强。

 

  ……
  黄少天什么也不想说。

  他觉得他和喻文州的爱情在众人眼里,大概就是除了秀恩爱一无所有的那种,鬼知道这种程序是怎么根深蒂固的植入他们大脑里的,反正这种程序里所包含的全部内容,大概就是——

  If(喻文州和黄少天秀恩爱)

  Printf(“谈恋爱”);

   Else

   Printf(“分手了”);

  ……

  黄少天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我只是想低调的谈个恋爱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逼我秀恩爱?但是既然你们这么想看我们秀恩爱,那一会儿被虐狗就不要怪我们。

  他气鼓鼓的在QQ上敲喻文州。

  夜雨声烦:给你说个事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就是……哎呀……怎么说……

  夜雨声烦:烦死啦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会秀恩爱啊,为什么一定要秀恩爱啊我就不能安安静静谈恋爱吗?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喜欢秀恩爱的人吗?

  

  “怎么了吗?突然变得这么暴躁。”

  清空的嗓音来自耳侧,黄少天拿着手机有点惊愕的抬头,就看见喻文州不知何时已经从前排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低敛了眸看他。

  “其实也没什么,”黄少天低低嘟囔了一句:“就是觉得别人都挺误解我们的相处模式,觉得我们不秀恩爱就是分手,有点不开心。”

  “是吗。”喻文州在他身旁坐下来,眼角微微扬起一点亮色:“很在意这些?”

  “也不是……”他继续小声的嘟囔,觉得怎么说都是词不达意:“就是不喜欢别人说我们分手,你人挺好的呀,分手我就亏了啊……”

  “所以也不是生气……”他扬起脸,乌亮的眸里有流星无声划过,狠狠砸进谁的心底:“就是在想,好像连听见分手的谣言,都会觉得难过……”

  他最后的话被溶化在一个不深不浅的吻里,联盟的剑圣一瞬间睁大了眼,错愣的看着他的队长把他压在椅子上亲吻,脑海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是:靠,还好这是后排,摄像机和观众都看不见的后排。

  “少天,”喻文州的吻琐碎着落在他嘴角,柔和的嗓音在耳鬓厮磨里带出一点粘连的鼻音和似有若无的笑意:“你觉得这波恩爱秀的够不够?”

  ……
  坐在各战队角落的吃瓜群众,此刻不约而同的帮黄少天回答了这个问题。

  够,简直太够了。

  够瞎上一年了。


评论(82)

热度(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