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我怀疑喻文州喜欢我[END]

#最近状态不适合写连载,先补几个脑洞#

#纯粹是为了满足我自己恶劣的恶趣味,雷点多人已疯,戳入慎#

#↑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一个张佳乐想太多的故事#

 

01.

 

  张佳乐同黄少天说,“我怀疑喻文州喜欢我。”

  

  喻文州?

  黄少天眨了两下眼睛,觉着这名字听着好生耳熟,咬着筷子尖想了三秒,恍然大悟。

  这不是隔壁生物系很有名的那谁谁谁吗?笑起来挺好看的那个男的。

  等等。

  ……男的?

  

  黄少天筷子都惊的掉了,匪夷所思地将张佳乐上上下下打量过一遍:“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是不是学业压力太大都出现幻觉了?”

  张佳乐长叹一口气,把筷子捡起来塞回黄少天手里:“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得听我慢慢道来。”

  

02.

 

  张佳乐和黄少天都是化学系,唯一的不同是他比黄少天多选一节选修课——又刚好是生物系的必修课。

  第一次课他就坐在喻文州旁边,埋着头一心一意在微信上和黄少天聊天,连教授从讲台上走下来都没能发觉——还是喻文州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敲了敲他桌面。

  事后张佳乐对着坐他身边的青年十分诚恳的道谢,谁想人家只是弯着秀致的眉眼笑笑,淡淡说了句不用。

  他笑起来是真好看。

  黄少天也爱笑,笑起来也好看,张佳乐和黄少天待的久了,就总觉得笑起来好看的都不是坏人,一时鬼迷心窍,掏出饭卡气干云霄地要请人家吃饭。

 

  张佳乐满心满眼的以为既然都一起吃过饭了,那他和喻文州也算是朋友了,谁想时间推移后却渐渐觉察出一点不对劲来。

  他对于人的眼神尤其敏感,因此也就觉着喻文州看向他的目光里总带着那么点欲言又止的莫测和踌躇不定的迟疑。

 

  张佳乐直觉有些不安,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安,连站在卫生间里解决生理问题时都在思考,想了半天后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男生什么时候最摇摆不定。”

  一不小心搜出来个标准答案——“不知道要不要告白的时候。”

  张佳乐手一抖,手机应声而落,“啪”一声掉进马桶沉下去,连水花都没有溅开一丝。

  

03.

 

  “还不止这些,”张佳乐苦口婆心地同黄少天说:“有一次我把手机放桌上,他看到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目光还在我屏保上停了几秒,还有一次他竟然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天哪,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我们的身体都有了交流!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可怕!”

  “……”黄少天无声地翻个白眼:“我觉得现在最可怕的是你。”

  又兴味盎然地凑过去,全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色:“所以你是不是怀疑喻文州喜欢你?诶我给你说,徐景熙他最近在看几部言情就是讲的暗恋,要不要我帮你借过来给你参谋参谋?哎呀其实要我说……”

  “不用谢谢,”张佳乐面无表情地打断他,“我又不喜欢喻文州,而且那节选修课我是不打算再去了,我现在简直见不得喻文州这个人,随便找个人替我去上就好了。”

  顿了顿,目光希冀地朝着黄少天望过来:“黄少啊,我们是不是最好的朋友呀?”

  “不是,滚。”

  

04.

 

  不管最后两个人的商讨结果如何,总之第二天是黄少天揣着书不情不愿地晃悠进生科院的教室。

  走进教室时他下意识地找了找喻文州在哪儿,却也不知道是直觉太准还是太差,眸一抬目光就在半空和他要找的那个人不期而遇。

  一瞬间那个人眼睛里来不及收敛的惊诧和讶异落进他眸底,被光线照的分明。

 

  黄少天眨了眨眼,一时间也有些惊异,他虽然和喻文州没什么接触,却也知道这个人素来最是静水流深,现在这么惊讶,该不会是因为见不到张佳乐伤心疯了?

  爱情这种东西简直叫人盲目,黄少天想有些话还是该同喻文州一次说个清楚,左不过是一时短痛,总归比求不得要好上太多。   

  

  他往前走几步,在喻文州身旁坐下时余光瞄见人握笔的手攥紧了一瞬。

  嗯,摊牌前的紧张和不安,可以理解,黄少天想了想,偏过头先同喻文州说道上一句:“我是黄少天,张佳乐的室友来着。”

  喻文州望着他勾勾唇角,一抹淡薄的笑:“我知道。”

  黄少天像是听笑话一样听过他的“我知道”,压根都没往心里去,继续直直地盯着人家看,单刀直入的干脆利落:“你不要再喜欢张佳乐了。”

  眉眼秀淡的青年难得错愣一下,继而弯着眼眸笑的赏心悦目,有点好笑地反问他:“我为什么不要再喜欢他了?”

  

  哇哦,好问题。

  黄少天被问住了

  身边人纤长的食指抵上下巴,笑意淡淡的看他。

  他是难得语塞,被人这么一看脑袋更是“咔吧”一下直接死机,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一股脑往外涌,一没留神一句胡话就已经脱口而出。

  “因为……因为我也喜欢张佳乐!”

  

  喻文州眼睛里的笑意就忽然淡了下去,只有目光还很深,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黄少天心下一凉。

  哦豁,喻文州是不是把我当成他情敌了?

 

05.

 

  情敌黄少天坐在食堂里给张佳乐发微信,先巴拉巴拉扯了一通有的没的,最后才说他上课的时候见到喻文州啦,觉得喻文州这个人其实还蛮不错的。

  张佳乐问他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黄少天咬着半块糖醋排骨打字飞快:是真的,我刚才一不小心说错话了,他把我当成他的情敌来着,结果你知不知道,他竟然主动提出请我吃饭!还把他的糖醋排骨分了一半给我!

  又重点给张佳乐强调了一下——关键是这份豁达淡泊的胸襟,毕竟这个世道上,能对自己情敌都这么友好的人已经不多了!

  张佳乐用王杰希的冷漠刷了黄少天的屏:you can you up

  黄少天咬掉另一半糖醋排骨,乐颠颠地打字:那不行,我的定位是他情敌来着。

 

  打完字放下手机,盛了番茄汤的碗正好被对面人指骨分明的手推到眼前,喻文州纤细的指尖叩了叩碗壁,对着黄少天淡淡的笑一笑:“趁热喝。”

  黄少天捧着番茄汤,看着汤面上倒映的自己的影子,有点迷惑地眨了眨眼,喻文州这个人会不会太好了一点,连对待情敌都好的像什么似的。

  像什么来着?

  他皱着眉想一会儿没能想出答案,低头喝汤。

  第一口就被烫的“嘶”一声从中座位上蹦起来,咬着舌尖苦兮兮的抬起头。

  第一眼看见喻文州的眼神,几分好笑又几分的无可奈何。

  总归是带着温度的。

 

06.

 

  后来张佳乐就经常收到黄少天发来的微信,用词杂七杂八,无非是他又要和喻文州一起怎样怎样不能和张佳乐一起吃饭啦。

 

  张佳乐觉得黄少天简直像是喻文州派过来的内奸,喻文州给个暗号他就一秒倒戈的那种。

 

  “不是我说你,黄少天,”张佳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躺在他上铺刚刚才和喻文州叽叽歪歪打完电话的叛徒:“你是和喻文州有多一见如故啊短短这么几个月你就已经完全忘记我们之间几年的交情成功被他收买了?喻文州得是有多好啊我的妈!”

  “得了吧你不要乱讲,”黄少天把耳机扯下来甩到枕头边,“我哪儿被他收买了张佳乐你说清楚?!我就是觉得他人不错顺便交个朋友好吗!你对我这么恶意满满你妈妈知道吗?!”

  张佳乐冷哼一声:“管我妈屁事,你不要狡辩!”

  黄少天翻个白眼,在上铺翻了个身用背影面对他,一副就算我是话痨也懒得理你的样子。

  张佳乐气的把隔壁床叶修的枕头给扔了过去。

  

  黄少天罕见的没坐起来反击。

  他想张佳乐有一句话是说对了,喻文州就是很好。

  这种没有道理的好并不是因为喻文州会逼着他吃蔬菜,也不是因为喻文州长得好看笑起来也好看,更不是因为他的每一句话喻文州都有认真去听,一点都没有要敷衍的意思。

  好吧,黄少天承认第三点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喻文州是挺好的一个人,没有道理的那种好。

  可光是好有什么用,他喜欢的人是张佳乐。

  ……而且还以为我也喜欢张佳乐!

  黄少天在上铺翻了个身,十分严肃地想绝对不能再这么让喻文州误会下去了。

 

07.

 

 喻文州隔着暮色瞧见黄少天时,黄少天正站在他们宿舍楼下玩手机,屏幕的光映着他锋锐年轻的侧脸,一种说不出的少年气。

  喻文州走过去,轻轻喊一声“少天”。

  黄少天抬头,鼻尖被夜里的冷风吹的微红,他使劲吸了吸鼻子,把手里的东西给喻文州递过去。

  “喏,食堂新出的奶黄包,我尝着觉得味道不错,就想着给你带几个当夜宵。”

  喻文州接过来,弯了眉眼说一声谢谢,黄少天摆摆手示意不需要,又站在原地磨蹭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那个……我怎么最近都没见你怎么找张佳乐?”

  “是没怎么找过他,”喻文州漫不经心地笑一笑,替他把风吹乱的头发理好:“怎么?”

  “没有没有,”黄少天连连摇头,“就是……嗯……怎么说……”

  喻文州站在一地落叶里安安静静地等他下文,夜色里眉眼温存。

 

  黄少天干脆闭上眼不去看他的目光,咬咬牙把心一横:“我要向你澄清一个误会!”

  “你说。”

  “我其实没有喜欢过张佳乐!”

  “……”

  

  片刻静默。

  黄少天话一出口就低下头盯着自己脚尖,也不敢去看喻文州是什么表情,指尖攥紧了外套下摆,紧张的沁出了一手的冷意。

  好久,才听见对面人轻轻笑一声,轻极淡极,带一点真心实意的柔和。

  “真巧,”他在漫漫夜风里听见喻文州柔淡如水的嗓音,“我也没有喜欢过张佳乐。”

 

08.

 

  后来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跑到生物系窜门,指名道姓地要找喻文州。

  彼时喻文州是在实验室里做对照试验,穿着干净的白色大褂给黄少天开门。

  “我还是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黄少天皱着眉盯着他:“就是你当初为什么一直用那种眼神看张佳乐?”

  “哪种眼神?”

  “就是……欲言又止的莫测和踌躇不定的迟疑。”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我看见他上课和你聊天,知道你们关系不错,就一直犹豫该怎么和他开口说起你。”

  “但总想着要万无一失,就一直没能开的了口。”

  “……”黄少天微妙地沉默了一瞬,“那,那你有一次看见张佳乐的手机,为什么愣了一下还看了一下他的屏保?”

  喻文州跟着他微妙的沉默了一下。

  “……他当时用的屏保,是你和他的合影。”

 

09.

 

  黄少天说,“知道真相的张佳乐很可能会杀了我们。”

  “……”

  “不过话说回来我那时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一见如故。”

  “说实话。”

  “是真的。”


评论(31)

热度(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