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我都编不下去了你怎么还信[END]

#摸个鱼,愿者上钩的故事#

#梗来自于微博上一则新闻,看到的时候笑了五分钟#

 

01.

 

  起因是蓝雨的副队背着蓝雨队长在休息室里聚众玩真心话大冒险。

  结果是他第一把就输了,输的何其之惨烈。

  彼时蓝雨的副队还图样图森破,头一仰露出一个大而无畏的神色,“大冒险,你们放马过来啊。”

  

  五分钟后。

  “黄少快点吧别磨叽了,”郑轩瘫在沙发上抱着枕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看开点,早死早超生哈。”

  “是啊是啊,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黄少你还是认了吧。”徐景熙跟着附和,笑意堆上嘴角不能更明显——左脸写着幸灾右脸写着乐祸,最后还不忘给黄少天添最后一根稻草:“宋晓李远你们说是不是?”

  

  “……不是,”黄少天蹲在一边,握紧手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你们让我装作骗子在微信去骗钱我是没意见的,但是……但是你们就不能换一个人选吗?!王杰希张佳乐什么的都行啊,实在不行咬咬牙叶修我也认了啊!”

  “死心吧黄少,”郑轩随手把枕头缝里捻出来的羽毛丢在旁边,转头十分诚恳的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就是想看你是怎么骗队长的。”

  “……”

 

02

  

  喻文州洗过澡从盥洗室里出来,搭着湿漉漉的毛巾在床边坐下,床头柜上手机屏幕恰好在这个时候亮起来,黄少天发了条微信过来:

  队长,我刚刚知道我爸生病了去医院了,我卡里现在是真没钱,你能不能先转三千给我吗?

  

  喻文州擦着头发往床背上一靠,指尖缓慢的划过那一行字。屏幕慢慢的暗淡下来,影照出他秀淡眉眼里的若有所思。

  他怎么记得前天晚上的这个时候,黄少天还嘻嘻哈哈地同他开玩笑,说他爸身体可好了可结实了壮的能吃下一头牛?

 

03

 

  黄少天发完微信,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们:“都发完了还看什么?!来来来下一把下一把!”

  围观群众们嘻嘻哈哈的不肯散:“别啊黄少,看看队长会回你什么呗。”

  “是啊是啊,我们都想知道队长要怎么回你。”

 

  “回个屁,”黄少天理所当然地道,“你们以为队长是智障吗?这么明显的一个诈骗微信他会看不出来?简直不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你们难道是在期待队长真的转账过来吗?”

  下一秒他的手机就振动了一下,屏幕重新亮起白色的柔光。

  ——喻文州转账给你,¥3000.00,。

 

  黄少天:……

  他重重咳一声,像个没事人一样飞快地把手机放回裤兜开始招呼其他人:“来来来下一把啊下一把!这把我肯定稳,不露一手你们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赌场小飞龙!”

 

  放下狠话后的第十三秒,黄少天不幸又跪了。

  “说好的赌场小飞龙呢黄少?”郑轩笑的肚子都疼了:“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证明你手速是最快的吗?”

  

  黄少天面无表情的凝视郑轩笑的快要抽搐的一张脸。

  我还能怎样,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像个老父亲一样把你原谅。

 

04.

 

  “所以黄少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冒险。”

  “那太好了,你再去骗队长一次吧。”

  “……”

 

05.

 

  喻文州手里的书还没来得及看上几页,那边一个振动,黄少天又发过来一条:

 队长,医生说我爸病情有点重,可能还要进一步检查,三千好像不够,你能不能再多借给我两千?

  喻文州弯起唇角笑,指尖点开了对话框旁边的小图标——

  “转账。”

 

06.

 

  黄少天深恨自己一时不察,没有找王杰希算上那么一卦。

  否则王杰希可能就会告诉他今天不易游戏,他也就不会用这种一骑当先别人都望尘莫及的败率来怒刷存在感了。

  也不用心惊胆战地看着喻文州一个又一个的转账对话框跳出来来了。

 

  “黄少你怎么又输了……老规矩你继续吧。”

  “……”

  黄少天:队长,郑轩刚才找我要我欠他的五百块钱,我是真没钱啊你先借我一点好不好?

  ——喻文州转账给你,¥500.00。

 

  “天啦,又是黄少,黄少你今天这是要爆炸的节奏啊。”

  “黄少你看着我们的微笑,我想你能懂接下来要做什么。”

  “……”

 

  黄少天:队长,我思来想去这么久,觉得既然已经借了你这么多钱,不如你再借我一千咱们凑个整怎么样?

  他不信喻文州连这种扯淡的理由都能相信。

  两秒后蓝雨的队长用行动告诉他,是的他能。

  ——喻文州转账给你,¥1000.00。

  你这是要上天哦喻文州。

 

  “黄少你今天要不要这么稳,我们真的是想撼动你都没这个实力。”

  “黄少你今天真的有如神助,什么话也别说了让我们带着微笑继续吧。”

  “……”

 

  黄少天:队长,能不能不问我为什么也不问我怎么样,只是安安静静的,像一个美男子一样给我转一千呢。

  ——喻文州转账给你,¥1000.00。

  黄少天濒临崩溃。

  我都编不下去了喻文州你怎么还信呢?你就不能给我留一条活路吗?

  

  “讲道理,”黄少天捏着刚来过转账信息的手机,抬头静静地,静静地注视着蓝雨众人,“我觉得我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没事没事,死在队长手里你也可以瞑目了,”徐景熙用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怆语气来安慰他,“人固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但是黄少你就比较厉害了,非要把自己给作死。”

  随即又兴致勃勃地问他:“再来一把吗黄少?”

 

  “来个ball,”黄少天站起身,用沧桑的背影面对他们,“我觉得再玩下去我可能会死。”

 

07.

 

  喻文州听见敲门声抬起头时,正看见黄少天扒拉着门框小心翼翼的探了小半张脸出来。

  他屈起食指叩了叩书壳,有点好笑的叫他,“少天,有事吗?”

  就看见蓝雨的剑圣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只有一双露在门板外漆黑的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喻文州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被给他逗笑了还是气笑了,分明是他在捉弄人,怎么最后反而用这种不依不饶的眼神看自己。

  “少天,”他又喊了一边他的名字,“有什么事,进来说。”

  

  他这次的话似乎起了点效果,黄少天冲着他眨了眨眼又在外面磨叽了好一会儿,才一点一点缓慢的挪进来。

 

  喻文州靠着床,纤长细密的睫毛一低,掩住因为看见他这些小动作而止不住晕开的柔软笑意。

  ——多张扬多明朗的一个人,偏偏做错事以后在他面前局促的像个什么似的。

 

  “队长,”黄少天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喻文州床边,先低着头态度十分诚恳的自首:“我不该背着你和郑轩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不信喻文州来这点都看不出来。

  “真心话大冒险?”喻文州坐在床上微微仰头看他,温暖的灯光顺着弧度落进喻文州眼底:“少天不是去陪你爸爸看病了吗?怎么,看病的时候顺便玩了几局游戏?”

  “队长你能别寒碜我了吗?”黄少天就差没捂着眼睛了:“我就是这段时间无聊和他们玩一玩,忘记叫你了是我不对,但是我觉得你肯定也对这种游戏没有兴趣呀。”

  喻文州笑了笑,把手里的书本合上:“是没什么兴趣。”

 

  黄少天在心里松了口气,这就是不准备跟他计较的意思了。

放开了手脚的剑圣大大一身轻松的在喻文州床边坐下去,先倾了半个身子心安理得地在人家床头柜翻了点零食出来,然后才叼着半块饼干一脸好奇的凑过去看喻文州手里的书:“你看的什么?”

  没等喻文州回答又想起一件事来,于是也顾不得喻文州看的是什么书了,皱着眉定定看着喻文州:“队长你是不是傻?”

  “嗯?”

  “你肯定知道我微信上是骗你的吧?”黄少天咔咔咔几口解决掉饼干,“知道是骗你的干嘛还转啊?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难道不该是对面是个骗子吗?!结果你还乐颠颠的转了那么多次过来你在想什么呀,最后我都编不下去了你怎么还信啊?!”

  喻文州抵着下巴听他哇啦哇啦一串数落,最后才笑一笑,从床头柜上拿过黄少天刚刚开封的饼干盒子:“还吃吗?”

  “要吃,但是你不要转移话题!”黄少天嚼着饼干,连发音都含糊不清:“明明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老是在这些地方犯傻。”

  喻文州没接他话茬,只在淡橘色灯光渲染开的温暖光晕里淡淡弯了眉眼:“少天以为我被骗是为什么?”

  黄少天愣一下,抬头看他。

  喻文州抬手把饼干盒关好,塞到黄少天手里。

 

  “愿者上钩,无非是这个道理。”


评论(30)

热度(1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