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END]

#一个神戳戳大的没边的脑洞【高亮】#

#命定之人什么的感觉真的很像狐狸崽子啊哈哈哈哈#

 

01.

 

  三十秒前喻文州的卧室里传来重物砸落的声音。

 

  三十秒后喻文州摸索着打开床头柜上的灯,抬了眼去瞧凭空出现然后掉下来压他身上的青年。

  青年跪坐在他身上,带点无措带点茫然地咬着手指甲环顾了一下四周,再三确认了自己没有走错地方,这才把头转回来一本正经地朝喻文州伸出修长好看的一只手:

  “初次见面,我叫黄少天。”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你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也就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具象化。”

  “我这次来,是想把这个世界交给你。”

 

  喻文州低眸缓缓看了一眼递到他眼前的漂亮指节:“世……界?”

 

02.

 

  据黄少天说,他是诞生在地球最深处的一缕稀薄的灵识,后来飘荡的久了,莫名其妙就有了自己的意识。

  “但是你们人类真的好可怕,动不动就要改变世界要控制世界要毁灭世界还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黄少天蹭蹭鼻尖抬头看喻文州,眼神十分无辜:“我招你们惹你们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想改变我控制我毁灭我创造一个新的我?我觉得这个世界我管不了了,还是找个适合的人帮我管管。”

  “然后我掐指一算,就算到了你,一群中二癌晚期的生物学家里的一股清流。”

  “恭喜你啊命定之人,你即将成为拥有这个世界的男人,开心吗?”

 

  “……”

  喻文州抬起下颔淡淡同他对视了几秒。

  “如果你能先从我身上起来,我觉得我也许会更开心。”

 

03.

 

  喻文州其实是不大相信黄少天的说辞的,后来黄少天随手挥了挥,在G市上空召唤了几道闪电给他看。

  “其实我还可以把闪电引到你屋子里来,”黄少天兴高采烈地同喻文州比划,“要试试吗?很好玩的。”

  喻文州靠在床栏上似笑非笑地看他。

  几秒钟以后黄少天乖乖收回了自己跃跃欲试的手指,抬手蹭过鼻尖:“你现在总该相信我没骗你吧,”他在兜里掏半天,掏出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来,“所以我们速战速决,你快点把这个世界签收啦我好回去睡觉。”

  喻文州低眸看着他推过来的那张纸,笑一笑没有伸手去接,“我不需要拥有世界。”

  黄少天在一瞬间瞪大眼睛:“你不要我?”

  喻文州总觉得这话听起来不太对劲:“我没有不要你,我是不需要世界……”

  “我就是世界啊,你不要世界就是不要我!”黄少天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竟然不要我?!”

  “……”

  喻文州扶了扶额觉得头疼。

  黄少天却不肯消停,十分执着地问他:“你为什么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

  “那你把世界签收了给我看。”

  “……”

  “你看你犹豫了!你就是不要我!”黄少天气鼓鼓地把纸放回自己口袋里,抬头继续气鼓鼓地盯着喻文州看:“你是我算好了的命定之人,这个世界你必须签收,你要是不签……你要是不签……”

  “你不签我就留在这骚扰你!”

 

  喻文州看一眼坐在他床头生闷气的黄少天,唇角微抿带出点无奈:“我明天早上还有个实验要做。”

  正在气头上的青年扭过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一两秒以后还是很善良的改了口。

  “你不签我就明天下午来骚扰你!”

 

04.

 

  喻文州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幻化出的人格竟然是会是个幼稚的不行的小话痨,每天都无所事事的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大部分时间是在扯些有的没的,偶尔一拍脑袋想起来正事,就一脸正儿八经地同喻文州安利拥有这个世界的种种好处。

“你知道多少人梦想着能拥有世界吗,”黄少天说这话时正捧着碗吸溜喻文州煮的面条;“拥有世界以后,你就什么梦想都可以实现了。”

“你慢点吃,小心别噎着。”喻文州端着碗说了他一句,才顺着他的话往下问:“你指什么梦想?”

“嘿,什么都行,”黄少天咬着筷子给他比划,“像什么成为世界首富啊,或者成为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啊什么的,都行,嗯……所以你的梦想是什么?”

  喻文州淡淡笑一笑:“毁灭世界。”

“……”

  黄少天吸溜着面条瞟他一眼,不以为然地撇了下嘴:“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不过我不管,反正在你改主意前我是不会让步的。”

  喻文州就轻轻“嗯”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这个特别没有威慑力的威胁给放在心上:“明天我做糖醋排骨,要吃吗?”

  黄少天瞬间忘记了自己刚才是放了什么狠话:“要要要!”

  “那晚上去超市一趟。”

  “好好好!”

 

05.

 

  黄少天大概是无聊的太久了,一个人根本安分不下来,每每和喻文州在一起,就总要搞点事情出来才觉得心里舒坦。

  比方说在和喻文州一起出门的时候隐个身,再暗搓搓地把设置调成“仅喻文州可见”,于是左邻右舍就常常见着眉眼秀逸的青年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说自话,湛黑的眸里笑意温淡。

  

  ——“长得多标致的一个小年轻,可惜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隔壁的阿奶如是说,放弃了把自家孙女介绍喻文州的想法。

  ——“你不准再喜欢楼下的那个小哥哥了,”楼上的阿妈也在严肃地教育自家春心萌动的闺女:“我怀疑他学生物已经学疯了,所以妄想出了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再比方说白天黄少天一个人待在喻文州家里瞎晃悠,某天下午忽然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黄少天凑近猫眼一看,发现是楼上那个每次看见喻文州都走不动路的小姑娘。

  他想了想,变成喻文州的样子去给姑娘开门。

  姑娘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喻哥哥!”

  黄少天靠着门框面无表情:“嗯。”

  小姑娘没有被他的冷漠吓退,仰着头巴巴看他:“喻哥哥我妈妈说你坏话,说你学生物已经疯了,她,她还不让我喜欢你,可是,可是……”

  姑娘的真情表白还没来得及说完,黄少天已经一脸诚恳的把门重新关上了:“那你就该听你妈妈的话不要再喜欢了,再见。”

 

  隔天喻文州在楼道里碰见小姑娘,小姑娘可怜兮兮的咬着下唇泪眼婆娑地看他。

  喻文州莫名其妙,偏过头迟疑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黄少天。

  黄少天就笑嘻嘻的凑过来开始胡说八道:“我告诉她你拒绝了拥有这个世界,她对你感到非常失望,觉得你是一个没有追求的男人。”

  喻文州望着他笑:“少天?”

  黄少天就心虚了,连拉带拽的把人给推走:“走啦走啦去买零食啦,你昨天说了要给我买薯片的!你不关心我关心人家小姑娘干什么,又不是对她有意思!”

 

06.

 

  黄少天发现他所有尝试过的安利都是没有什么用的。

  至少对喻文州是没什么用的,他在人家家里混吃混喝混了这么多天,骚扰也骚扰的够多了,可人家好吃好喝的把他供着,至今没见有丝毫松口的迹象。

  黄少天想不通。

  他倚在沙发上用喻文州的手机刷微博,皱着眉问坐在他旁边削苹果的人:“你到底为什么不要啊?”

  这话说的语焉不详,但喻文州还是听懂了:“没有需要它的理由。”

  黄少天撑着下巴,一副困惑的不行的样子:“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掐指一算会算出你来了,就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这种掌控的欲望。”

   他往后一靠,整个人完全瘫在沙发上,举着手机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五花八门的微博,翻到其中一条时小小的停顿了一下。

  随即他放下手机直起身子来坐好,一个字一个字的叫人的名字:“喻文州。”

  喻文州低头削苹果,头也不抬地问他“怎么了”。

“微博上看到一句话,觉得特别适合我们两个。”

“你说。”

  黄少天正襟危坐,一脸正色:“我想给你整个世界。”

  喻文州埋着头看不清表情,嗓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清淡:“养不起。”

  “……”黄少天气,劈手夺过他手里刚刚削好的苹果,泄愤一般地狠狠咬一口:“你个穷光蛋!那你养得起谁!”

  冗长的沉默后喻文州缓缓抬头,认认真真的想了片刻,灯火落下来,在他眼睛里荡开深深浅浅的光影和笑意。

 

07.

 

  “一定要说的话。”

  “也就只养得起你了。”

 

   -----Fin-----

 

小剧场1: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聊天记录:

 

王杰希:我听说你在谈恋爱

喻文州:是

王杰希;和谁?

喻文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喻文州:我和世界谈了个恋爱

王杰希:……

王杰希:你越来越非主流了,我给你说你这样下去吃枣药丸

 

 

小剧场2:

 

喻文州和楚云秀的聊天记录:

 

楚云秀;我听说你在谈恋爱

喻文州:是

楚云秀:呀,对方怎么样,还行吧?

喻文州:挺好的

楚云秀:挺好这个词太广泛了,你用一个词来形容一下行不?

喻文州:世界

楚云秀:……

楚云秀:噫,你这个人真肉麻


评论(30)

热度(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