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呸,真难吃[END]

01.

 

  黄少天是一只妖,食梦而生的那种妖。

  不过最近半个月里他有点消化不良。

  

  是那个人类的错,小妖怪揉着肚子想,都怪他每天做那么多梦,这也就算了,偏偏还每个梦都是噩梦,又苦又干的难吃死了。

  黄少天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应该和那个人类好好的促膝长谈一番,说起来那个人类叫什么名字来着,哦,是叫喻文州的吧。

  奈何他的本体实在太小,就比拳头大一丁点,贸贸然的现出身形,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黄少天决定选择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现形。

 

  于是某一天早晨,喻文州烧开了水想要煮面,一转身听见扑通一声,黄少天干脆利落地扑进了将要沸腾的滚水里。

  喻文州眼疾手快的关上了火。

 

02.

 

  黄少天坐在餐桌上扒拉了一下喻文州搭他身上的白色毛巾,抬头有点不解地望着人类:“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是妖怪,这点温度的水算不了什么的。”

  “你也知道你自己是个妖怪,”喻文州坐在椅子上支着下颔看他,半分没有见到妖怪时该有的惶恐,倒是眉眼弯弯笑的好看的不得了:“妖怪还敢轻易显形,”他用纤细的指尖轻轻戳一下黄少天的脸:“胆子不小。”

  黄少天打小天赋就好,走到哪儿都是被妖怪钦慕的存在,被人这么轻描淡写的戳脸还是头一遭,薄薄的耳稍顿时就浮了点晕红起来:“放……放肆!不许乱戳!”

  喻文州勾勾唇角,从善如流的把手收回来。

  黄少天这才不自然的咳一声,绷着一张脸和他说正事,絮絮叨叨拉扯了一大通,好歹把前因后果给说的清楚,最后裹着毛巾仰头,眨巴眨巴眼睛望着人类:“所以你可不可以稍微作息的有规律一点保证一下你的睡眠质量,不要总是做那些噩梦了好不好?真的很难吃的不骗你。”

  喻文州换了个手支住下颔,有点好笑地回望过去:“真难吃?”

  “真的难吃啦!”

 

03.

 

  饶是喻文州是个生物学家,他也没办法自发的控制住自己做梦的频率,他把这话同小妖怪讲了,小妖怪就攥紧了毛巾一脸恹恹:“但是真的很难吃啊……”

  末了还难过地抿抿唇角,委屈的不得了,背后的小翅膀呼啦啦一扇,坐到人类肩膀上生闷气去了。

  喻文州也就由着他折腾,起身去厨房继续煮面条。

  一直到面条煮好黄少天都还紧抿着唇角怏怏不乐,只有在嗅见面条的清香时动了动鼻尖,偏头特别隐晦的瞄了一眼喻文州手里端的面碗。

 

  很好吃的样子嘛。

 

  他在人家肩膀上不安分的扭一下,拐着弯抹着角地问人家“面条好不好吃?”

  “还不错,”喻文州轻描淡写的带过,低眸掩去眼底明晰的笑意,抬了细密的长睫去瞧肩膀上的小妖怪:“要不要尝尝?”

  “唔,”黄少天于是高兴起来,面上倒还是绷着,一副勉为其难的骄矜模样:“唔,那就尝一尝好了。”

  顿了顿,又着重地强调了一下:“我尝了哦,是你叫我尝的哦。”

  

  喻文州就忍不住笑起来,指尖轻轻碰了碰小妖怪的头发丝:“嗯,我叫的。”

  黄少天摸着鼻尖哼哼了两声,算是默认了人类触碰他的行为,翅膀一展跳上桌子,扒在碗沿上呜呜噜噜地吸溜面条。

  

  果然是很好吃的。

 

04.

 

  不久后,叶修撑伞路过,看见仰躺在晾衣杆上晒太阳的黄少天,觉得神奇:“你不是嫌这个人类的梦难吃吗?怎么竟然还留在这儿?”

  黄少天睁开一只眼睛懒洋洋地瞅了叶修一眼,翻个身打了个呵欠:“唔,喻文州么,其实喻文州还是不错的。”

  “哦?”叶修挑高了眉,举着伞在他旁边蹲下来:“怎么个不错法?”

  黄少天把脑袋搁手臂上想了几秒:“唔,厨艺不错。”

  咬咬下唇又想了想:“性格不错。”

  打个滚掰着手指算一算:“长得也不错。”

  末了,眯着眼睛去看叶修,话题切断的生硬:“我还没问你怎么又来了,你倒是每天闲得慌。”

  

  叶修笑一声,老不正经地想要接话,黄少天却忽然一个翻身坐起来,竖起食指给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下一秒叶修看见眉眼秀逸的青年从雪白的墙角拐出来,阳光落下的正好,在他简洁的白色居家T恤上折射出一个弧度,影照他眼睛里散淡的笑意:“少天,”青年微微仰头望着他们的方向:“你和谁在说话吗?”

  叶修转了转伞柄,才想起来喻文州是看不见他的。

  “没,今天天气好,我在自言自语呢。”黄少天坐在细长的晾衣杆上晃悠双腿,一双乌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喻文州,连余光都没有分给叶修半丝。

  喻文州勾勾唇角:“是不错。”

  “嗯?”

  “我是说天气,”喻文州走到晾衣杆下微微仰起头:“你在上面当点心,别掉下来了。”

  “喻文州你又小瞧我了!”黄少天直接从长杆上跳到人类的肩膀上去坐着,先把手背在身后十分隐蔽地冲叶修挥了挥示意再见,然后才转过头瞪了一眼喻文州:“说了几次我是妖怪,很厉害的妖怪,将来可以化成人形的那种,而且我有翅膀,掉不下来的。”

  喻文州没搭话,笑着用指尖戳一戳小妖怪气鼓鼓的脸,转身往内室走:“晚上想吃什么?”

  “要吃炒虾仁!多放辣的那种,我给你讲你昨天那个噩梦味道淡死了,呸呸呸,我咬了一口就受不了了。”

  “可我记得我昨天睡的挺好。”

  “废话,我都把你的噩梦全都吃掉了你能不好吗?!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会很生气啊!”

 

  叶修蹲在原地,看黄少天喋喋不休地冲旁边的青年抱怨,不过一人一妖,偏就折腾出一点热热闹闹的错觉。

  他就转着伞柄笑了笑,抬头看一眼穹顶潋滟的日光。

  的确是个好天气。

 

05.

 

  即使喻文州每天好吃好喝的把小妖怪照料着,黄少天还是无可避免的消瘦了下去。

  这就好比人类吃多了垃圾食品会生病一样,小梦妖吃多了噩梦,也会感觉到不适。

 

  这一点喻文州自然有察觉,大致的原因也猜的个七七八八,只是人类的药物对妖怪来讲根本不起效果,黄少天又犟着性子不肯同他说。

  也不是没想过控制一下别做噩梦,但他从小就是这种莫名其妙招噩梦的体质,压力稍微大一点更是免不了时时都噩梦缠身。

  后来有了黄少天,他才勉强算是有一段日子睡的安稳。

  但他从来没想过要黄少天付出这种代价来帮他驱散噩梦。

  毕竟他是真的很喜欢这只吵吵嚷嚷的小妖怪。

 

  之后喻文州干脆三天两头的留宿在实验室过夜,次日清晨才带着晨露的湿意推开家里的门,若无其事地同黄少天解释说做实验不小心做了个通宵。

  起初一两次这个借口还能奏效,渐渐的他三番五次夜不归宿,眉眼间的倦怠也一天比一天更显露无疑,黄少天也就看出了端倪,飞到他肩膀上拧着眉直截了当地问他:“为什么不要我吃你的梦?”

  喻文州低了眸,细细密密的睫羽遮住眼帘下长期睡眠不足而现出来的一抹淡青色的阴影:“一点都不好吃不是吗?”

 

  黄少天简直看着他这种平平淡淡八风不动的神情就来气,蹦起来在人类的肩膀上狠狠踩了三下:“谁告诉你说不好吃啦!我有吃到过的,那种很甜很甜的梦!”

 

  那的确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梦。

  以至于黄少天第一口咬下去时足足怔了有十几秒,等到回过神来,转了转乌黑的眼珠就纵身直接跳进了喻文州的梦里。

  他太好奇喻文州会做怎样的一个好梦了。

 

  落入梦境的瞬间,明媚的阳光简直照的他睁不开眼,他抬起手挡了好久,才勉勉强强的将眼睛翕开一条缝。

  猝不及防地看见梦境里,坐在人类肩膀上笑的张扬粲然的自己。

 

  那一天他坐在床头看了许久。

  终究没有舍得吃掉这样一个好梦。

 

06.

 

  黄少天吼的那一句是起了点效果,至少喻文州偏头望过来了。

  但是黄少天还有点生气,梗着脖子不理他。

  喻文州戳他脸或者碰他的头发丝他也没吭声,就是脸鼓的更圆了。

  他知道他这个样子喻文州就一定会让步。

  果不其然听见人类淡淡带着点妥协的声音:“夜不归宿这种事,以后不会了。”

  黄少天从鼻子里憋出重重一声“哼”,心道你肯定还有下文。

  下一秒就听见喻文州接着说:“只要你别天天吃噩梦。”

  黄少天嘴角一撇:“不要。”

  “少天。”

  “你是不是想叫我听话别胡闹了?”黄少天又生起气来:“我没有胡闹,我本来就是靠食梦修行的妖怪,吃噩梦和甜一点的梦,无非就是好吃和难吃,修行快一点和慢一点的区别。”

  “但你从前就觉得噩梦难吃,”喻文州低了眸好耐性的哄他:“你没有一定要吃噩梦的理由。”

 

  黄少天猛然转头瞪一眼:“你凭什么觉得我没有理由?”

  喻文州带点好笑的反问他:“难道你有?”

  

  “当然有啊!”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回答,想起无数个夜晚里看见的喻文州在噩梦里蹙紧的眉眼和苍白的脸色。

  

07.

 

  我当然是有理由的。

 

  噩梦是真的很难吃,可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评论(32)

热度(1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