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少一点套路[END]

#一个误会#

#喻总的人设真的太!好!看!了!我!要!爬!墙!#

#谢谢GN们的留言,喜欢你们,给你们比心#


01.

  

  事故的起因是楚云秀的手滑。

  不管她是怎么手滑又是为什么手滑,总之她这么一手滑,就把原本该发给苏沐橙的消息发给了喻文州。

 

  于是喻文州收到的QQ消息是这样的: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我是说真的。

  

  蓝雨的队长对着那条消息茫然的看了很久,不太明白楚云秀这么神来一笔是想要干什么,他叩着桌面想了想,还是落落大方的承认了:

  有。

 

  他回那条消息的时候楚云秀正在喝水,手机振动时下意识地就低了头。

  “……”

  楚云秀盯着亮起的屏幕看了三秒钟。

  三秒钟之后她果断抓起手机截了屏,点开和另一个人的聊天界面把这张截图给发了过去:

  喻文州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黄少天你肯定知道?求深扒!

 

  在她这条消息发出去的第十秒,远隔千万里的蓝雨训练室里,有人“咣当”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02.

 

  正午,蓝雨的食堂。

  

  周遭有嘈杂的人声,断断续续地入耳,喻文州坐在靠窗的座位旁,面前是一份没怎么动过的饭菜。

  他握着筷子微低着头,细碎的额发在眉眼间覆了一层薄影,好半天,才抬了细密的长睫似笑非笑地去瞧对座的黄少天:“少天,你这样看着我,我没法好好吃饭。”

  黄少天眨了两下眼,被人戳破他也不觉得尴尬,只偏了偏头很是不自在地别开了目光,捏着筷子心不在焉地刨了几口饭:“那你吃啊,我不看你就是了。”

  喻文州有点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筷子尖敲了敲光滑的碗壁:“你看了这么久,不是想问我点什么?”

  “……”

他这么单刀直入,黄少天也不好再和他绕什么圈子,嘴角一撇不情不愿的把视线移回来:“你同云秀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用的是陈述句。

 

  喻文州勾勾唇角,将黄少天脸上明晃晃的不高兴收入眼底:“是。”

  他这么一说,黄少天的唇角就抿的更紧了,好久,才周泽楷附体一般闷闷地憋出来一句“你都没告诉过我。”

“你也没问过我啊。”喻文州把他夹出来的秋葵给他挑回去,语气和神色都很无辜。

  黄少天端着碗耷拉着脑袋没说话,看起来像是有点生气,吃了几口饭后又终究没能忍得住,抬起头拧着眉再度直视喻文州的眼睛:“是我认识的人吗?”

“少天自然是认识的。”

  黄少天就一下子眯了眼睛:“那应该是职业选手?你看上人什么?荣耀玩的贼溜?”

  

  喻文州偏着头轻轻笑一下,窗外烂漫的日色和墙角盛放的玉兰映进他湛黑的眼眸,漫漫柔和如一抹春光:

  “荣耀当然是玩得好的。”

  “和少天一样好。”

 

03.

 

几天后王杰希在QQ上敲喻文州,开门见山地问他黄少天最近是在发什么疯。

  喻文州不明所以的在键盘上敲出一个问号来。

  王杰希就意简言赅的同他交待了一下这几天的职业选手圈是如何被黄少天扫荡的,几乎稍微出色一点的选手都被黄少天拖着去JJC教做人了,问为什么他也不说,就埋着头发了狠地往人家的角色上招呼,像是憋了一股子闷气似的。

  最后的最后,王杰希给了个相当中肯的评价作为结束语:

  “连韩队都没有放过,黄少天的丧心病狂,可见一斑。”

  

  这都叫些什么事。喻文州听着,只觉得啼笑皆非,转天清晨敲门叫黄少天的时候就顺带着轻描淡写地提了提:“听王队说,你最近找了许多人PK?”

  黄少天脸上神色一僵,梗着脖子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目光里浮现出一点明显的抵触:“我就是想知道谁那么大脸,荣耀能玩的和我一样好。”

  喻文州太清楚他的犟脾气了,闻言也没生气,只轻轻淡淡地笑一下:“你想知道是谁?”

  “没兴趣。”黄少天把头扭到一边,语气生硬。

  喻文州就轻飘飘的看他一眼,柔淡的目光其实没什么力度,但就是莫名让黄少天有种被看穿的错觉,从脊背一直绷紧到脚尖。

  于是他欲盖弥彰地补充一句:“就算你现在不说,以后我也会知道的,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

喻文州弯着唇角,秀致的眉眼间一如既往带着点温淡不显的笑意。

 

  黄少天就抿着唇角看他一眼,乌黑的眸瞳里沉甸甸压着蒙蒙的一层阴霾。

  没关系你个大头鬼。

 

04.

 

  后来周末的某天晚上黄少天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跑到隔壁找喻文州想要一桶泡面。

  蓝雨的队长正在台灯下分析他们最近一期比赛里呈现出来的各种问题,黄少天进来时他刚好分析到最后的收尾部分。

  黄少天也就没打扰他,自顾自地从书桌前绕开去角落的箱子里拿泡面。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背后那个人寡淡的嗓音:“郑轩前天把最后一桶泡面要走了,新的我还没来得及买。”

  黄少天顿时停了步子,扭头借着挂灯明晃的光线去看喻文州,就看见喻文州也微微侧头在看他,目光浸在白茫茫的光里看不清晰。

  随即喻文州淡淡笑一笑,手里的钢笔轻轻敲了敲笔记本的边缘:“你等我一下,我把这儿看完,然后我们出去吃宵夜?”

  黄少天还是看着他,过长的睫毛轻轻颤一下,柔顺又听话的敛了下去:“嗯。”

  简直乖巧的都不像他了。

 

  他们去的是一家普通的路边摊,来往的人烟稀少,也不用担心被谁认出来。

  桌子的左上角放着一盘水煮毛豆,黄少天刚开始试着剥了几个,后来觉得指尖黏黏糊糊的不太舒服,就撇着嘴角放弃了,倒是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那盘豆子挪到了自己面前,一点也不嫌麻烦的帮他把豆子一个个剥了。

  黄少天默不作声地看着,想自己大概就是爱惨了这种不经意间漫出来的一点温柔。

  可爱惨了又有什么用。

  他想着想着,那点郁气就在所难免地又飘出来了,他于是拧着眉盯着喻文州看,状似无意地提上一句:“你也难得挤出一点时间,怎么不抓紧机会和你喜欢的人相处反而和我出来浪费时间啊。”

  喻文州弯一下唇角,像是轻轻笑了一下:“他应该不怎么在意这些。”

  语气里平淡的熟稔简直要刺伤了黄少天的鼓膜,单是听着都觉得是忍无可忍的刺耳,心底忽然燃起一簇鬼火,烧的黄少天骨子里都在发疼。

  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挑了眼尾斜斜瞄一眼对座的人:“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主动啊,喜欢一个人还不去追,我给你说喻文州你这个样子最要不得,当心一不留神就注孤生了啊。”

 

  喻文州抬眸看他一眼,路灯晕黄的光沾染上他柔长的睫羽,像是在春月的夜风里为某人的不解风情而带出的一抹无可奈何。

他抬手将剥好的豆子放在黄少天的掌心,微凉的指尖轻轻划过他温热的指尖——

一个将将十指相扣的姿态:

  “我这不是,正在追么。”


评论(75)

热度(2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