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护短[END]

#阿烦好可爱!他真的好可爱!【摇旗呐喊#

#一直都对冯主席怀有恶意的我【微笑#

#短而小#

.

 

  喻文州是在通往青训营的走道上碰见郑轩的。

  对方急匆匆地从训练室里跑出来,抬头看见他的一瞬间目光都亮了,仿佛看见了救星,手一伸就急急忙忙地要来拽他:“快,你快,快去劝劝黄少,黄少和人打起来了!可不得了,都快把人给打哭了!”

  喻文州愣一下:“少天和人打起来了?”

  “不不不,”郑轩连连摇头:“不是真的打,是在JJC里打,黄少爆手速把人压着打,连着赢了二十多局还不肯放人。”

  喻文州有点困惑地眨了眨眼:“为什么?”

  “哎呀这个……”郑轩挠挠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是那个人的错,他说你赢了魏队纯粹是运气好,说你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当职业选手的,反正肯定还有些别的难听的话,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黄少给听见了,然后……然后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微微抬眸:“现在还在打?”

  “是啊还在打。”

  喻文州抿着唇角点点头,和他错开身形拐进了训练室。

  

  进到训练室的第一秒就听见了嘈杂的窃窃私语,不远处的两台机子旁围着一群人,键盘的鼠标敲击的声音透过重重人群毫无阻碍的落在喻文州耳畔,他在门头站定了片刻,才抬脚朝着人堆走去,等离得近了,就渐渐能看清其中的情形了,黄少天戴着耳机,难得的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的飞快,几乎让人辨识不清,而他对面坐着的男生脸色难看,输的眼眶都红了一圈,偏偏碍于少年人的自尊和面子,不得不咬着牙坚持下去。

  喻文州走近的时候他们这一局也正好进行到了尾声,几秒钟之后黄少天的屏幕上就浮现了荣耀两个大字,他松开鼠标甩了甩手,眯着眼睛扔了句嘲讽给对面的人:“你难道就配当职业选手了?”

  说完也不管对面人是什么反应,抬手一挪鼠标又准备点开一局:“再来。”

 

  “别来了吧。”横空插过来一道声音,柔淡又带一点少年独有的清澈,在嘈杂的背景音里也格外清晰入耳。

  客观来讲是几乎没什么力度的一句话,换做其他人说出来黄少天保不准要炸毛。

  不过么。

  他手搁在鼠标上停了一会儿,慢慢松开,一只冷着的眉眼也稍稍动了动,抬眼去望隔着人群站在几步之外眉眼弯弯的少年。

  他看过来,喻文州就弯起唇角又笑了笑:“日常训练做完了吗就在这和人PK,也不怕被魏队逮着教训一顿?”

  黄少天嘴角往下一撇:“我做日常训练的速度可比你快多了。”

 

  三四秒以后到底还是退了荣耀,不情不愿地点开了日常训练的界面。

  

  眼见着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众人自然就一哄而散,喻文州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才走过来拖开椅子在黄少天身旁坐下:“怎么回事?”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就那么回事,你也想的到。”

忍了忍,又道:“你在的话肯定又要拦着我说没关系。”

  喻文州笑起来:“真的没什么关系。”

  黄少天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好久,埋下头闷声闷气地说一句:“是没什么关系,我知道。”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忍不忍得住又是另一回事。

  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在意的到底是什么,可当那些冷遇和质问不由分说的扑面而来时,却还是恨不得要它们从来没存在过才好。

 

  他沉默的样子太难得,喻文州忍不住偏着头多看了一会儿。

  一直到黄少天留意到他的目光,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后抬头瞪他一眼,他才把目光移回面前那方屏幕。

  眼底还存留淡薄的笑意:“少天。”

  黄少天应一声,鼻音有些重。

  “别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起那些,总会有更重要的值得你在意。”

  黄少天眨一眨眼睛:“比如?”

  喻文州食指叩了叩桌面,像是思忖了两秒:

  “比如,我?”

  “……………………………………”

  

  这段青训营的往事后来被黄少天当成笑谈提及,被蓝雨众人一人一句“哈哈哈哈”给糊了满脸。

  “可见黄少的护短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成型了。”郑轩咬着筷子点评一句:“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变本加厉了起来,简直一点队长的坏话都听不得。”

  “没有!”卢瀚文十分耿直地反驳他的前辈:“少天前辈只是不允许我们说队长,但是他自己可以说,他带着我训练的时候经常……唔!”

  黄少天眼疾手快的往他嘴里塞了块排骨,用眼神示意卢瀚文“快闭嘴吧你”。

  一边徐景熙很是读得懂空气,十分知趣地开始带话题:“黄少这么护短队长你知道吗?就没想着回报一下也护一次短?”

  黄少天愣一下,随即跟着众人将目光纷纷转向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没有说上什么话的人。

  那个人在一众人灼灼的目光下自若地笑一笑:“少天需要我护短?”

  这是一道抢答题。

  “当然不需要!”黄少天答的飞快:“我有什么短需要护?嗯?你们就说,我有什么短?有吗有吗有吗?!”

  “……”

  众人纷纷扭头,不约而同都是一副嫌弃脸。

  唯有郑轩转了转头,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他们蓝雨的队长。

  记忆像是从眼前被拉扯回遥远的过去。

  

  第六赛季他们蓝雨夺冠的时候,联盟总部其实有发过来一封邮件,邮件里先是祝贺了蓝雨登顶王座成为新科冠军,然后含蓄的表达了联盟那边有捧喻文州成为联盟代言人的意向。

  郑轩也是无意之中从经理办公室路过,才知道还有这么一茬,而那个时候他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平淡的音色里并没有什么多荣幸的意味:“少天呢?联盟没有提过少天么?”

  然后是经理很有些为难的声音,断断续续,大致意思是说联盟的主席不太认同黄少天的个人风格,所以需求的人选只定了喻文州一个。

  这话说的含蓄,却不难构想出含蓄背后那些并不算客气的点评,至于黄少天是个什么风格,也没有人能比喻文州更加清楚。

 

  “这件事俱乐部没什么发言权,也不想强迫你做什么,所以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你手上。”

  那天谈话的末尾经理这么说,倒是没有太多逼迫的意思,只一直说让他再考虑考虑,不急着答复。

  也的确是该考虑考虑吧,郑轩站在门外想,联盟扔下的这枚糖衣炮弹,分量的确是有够重的,饶是喻文州这般冷静的人,或许也得晕上那么一晕。

  下一秒他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依然是淡薄的,柔和的。

  或者还带一点不容违拗的笃定在里面:

  “我以为,我和少天一直是一起的。”


=

代言人的事原文有提到,在955章,这里只是我的脑洞


评论(35)

热度(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