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笔洗

没人苛求一厢情愿的效忠。

【喻黄】一个苦命的喻文州[END]

#是在乱搞,没故事性#

#有一种苦命,叫黄少天觉得你很苦命【bushi#

#从青训营到……该到哪儿就到哪儿吧这糟心的#

 

01.

 

  黄少天没想过会在宿舍走廊的墙角撞见喻文州。

  或者确切一点地说,是他站在拐角的这头,看背影清瘦的少年站在那一头的窗边打电话。

  喻文州的声音不算大,混淆在窗外漏进来的噪音送到黄少天耳畔时,甚至隐隐约约捎带了些夜风的柔软。

  然而话里的内容却全然不似他嗓音一般地柔淡轻和。

  “你说……爸爸没了?”

  少年轻薄音色化在风里,像是下一秒就要散开不见。

 

02.

 

  打电话来的是喻文州的表弟,电话接通的瞬间就带着哭腔喊了声哥。

  “哥,爸爸昨天晚上去了,是病死的,它太老了,抵抗力不行了。”

 

  喻文州愣了有两三秒,才堪堪反应过来他表弟说的是那只被取名叫做“爸爸”的萨摩耶。

  ——当初把还是幼崽的萨摩耶抱回家时正赶上他表弟牙牙学语,小屁孩看着那雪白的一团简直是抱住了就不愿撒手,咿咿呀呀一口一个地叫着他那时唯一学会的词语——“爸爸”。

  一天一天叫的多了,家里人竟然也就渐渐默认了这个称呼,喻文州至今不想回想,他舅舅每每注视那只萨摩耶时候的目光是有多复杂。

  

  至于喻文州,他几乎没和那只萨摩耶有过接触,但乍然听见身边鲜活的生命离世,也免不了一时的低落和沉默。

  他就站在窗边安静地听着那边的表弟压抑着的哭声,好久,才抬头淡淡望一眼灰蓝的天幕。

 

  “……你别难过。”

  表弟挂断电话前的最后一秒他低低劝了一句,声音太轻,于是难免带了点不正常的喑哑在里面。

  听起来倒像是他比表弟更难过。

  

  喻文州在通话断掉以后抬头对着暗下来的天色出了一小会儿神以后才转身。

  谁想这么一转身,猝不及防看见的就是站在拐角尽头,脸色雪白的黄少天。

  “……”喻文州眨了眨眼,想起对方之前在青训营的种种作为,下意识地觉得眼前这个蓝雨的未来之星,是来找麻烦的。

  

03.

 

  黄少天一眨不眨地望着喻文州。

  对方的神色匿在暮色里,被灰暗的几近凝固的天衬的惨淡而憔悴。

  可不就是憔悴。

  连爸爸都没了。

  

  喻文州也在看他。

  ——脸色煞白,呼吸急促,一双乌黑的眼眸直勾勾地望过来,目光里涌动太多读不懂的情绪。

总之,整个人都跟魔怔了似的。

  ……生病了?喻文州有点担忧地想,向着黄少天的方向走了几步,试探性地伸出手想要碰一碰他的额。

  他的手腕刚及抬起就在半空中被人抓住攥紧,力度算不得多小。喻文州侧头看一眼黄少天抿成一线的嘴角,想——

  他果然是来找麻烦的。

  

  “喻文州。”

  下一秒那个抓着他手腕的人低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喻文州安静地等候他找茬儿的下文。

  就看见黄少天忽然望他一眼,神色和目光都十分复杂:“我……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蓝雨的未来之星并不擅长道歉,能说一句“对不起”几乎已经是他的极限,几乎说完后的一瞬间他就松开了喻文州的手,转身噔噔噔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留喻文州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很是茫然地望着他渐渐远走的背影:

  我是怎样的???

  怎样???

  的???

 

04.

 

  那天晚上黄少天没能睡的安稳。

  喻文州最后那一声喑哑的“你别难过”还残存在记忆里,每一个字都在他心底掺上一点凉意,冰的他指尖都在微微战栗。

  他想,电话那头的人该是谁呢,喻文州的母亲,又或者年岁已高的爷爷奶奶?

  而喻文州又究竟是怀着何种心情,去说出“你别难过”四个字的。

  他无声攥紧被子的一角,在夜的冰冷里辗转反侧。

  明明……

  明明喻文州他自己也很难过。

  

  同样是那天晚上,喻文州接到了他表弟悲伤过度以后打过来的第二通电话,被迫窝在被塌里听了一宿“爸爸回忆录”。

  自然是没能睡个好觉,第二天起来连脸色都是白的。

  

05.

 

  是以黄少天在食堂里瞧见喻文州的时候,对方容色如雪,眼帘下一小片淡色青影,眉眼间透出极淡的一丝疲倦。

  黄少天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喻文州那神情,就总忍不住要多管闲事。

  犹豫再三之后,他端着自己的餐盘坐到了喻文州对面。

  

  喻文州抬头瞥他一眼,朝着他弯了弯唇角算是打过招呼,只是那笑意衬着他白的近乎透明的脸色,看起来要多单薄就有多单薄。

  是在强颜欢笑,一定是的。

  黄少天心头一抽,被忽然覆上来的沉重压得有些窒息。

  “喻文州,”他捏着筷子低头看自己碗里的鸡蛋羹,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你想开一点。”

  

  喻文州的筷子尖在半空停了一秒,抬头若有所思地瞧了一眼对面埋着头的人,觉得黄少天说的想开一点大概指的是他的手速。

  于是他搁了筷子淡淡笑一下:“也没什么好想的,都是既定的事了。”

  黄少天几乎要被这种扑面而来的负重与沉痛给压趴下了。

  这话说得其实没有错,没了就是没了,是没什么好想的,这些道理黄少天不是不明白,但就是……

 

  “会变好的,”他搁了筷子抬头去看对座的少年,乌黑的眸瞳里有灼灼的光,明亮而炙热:“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怎样都好,”他咬了咬下唇,神情认真地又重复一遍:“我会帮你的,所以怎样都好,你……”

  “你别难过。”

  是了。

  他想这么多想这么久,归根结底,只是不想让喻文州难过。

  或者是因为他多舛的命途,又或者只是因为喻文州这个人。

  怎样都好,只要你别难过。

  

  “……”喻文州歪着头看黄少天张扬热忱的眉目,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所以,他看起来像是因为手速就玻璃心到很难过的样子?

  原来他在黄少天眼底,一直是这么个娘娘腔的人设?

 

  又到底是不好拂了黄少天的好意,抬了眸无奈地弯弯眼角:“好。”

 

06.

 

  蓝雨的队长始终没能明白那时候黄少天的态度到底为什么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荣耀的剑圣在之后和他队长聊天的时候也始终小心翼翼避开了家人这个话题。

  而后来的许多少年往事,都各自模糊在他们并不清晰的记忆里,尚还记得清楚一些的是他们第四赛季出道的前夕,黄少天的父母打过来一通电话算是鼓劲。

 

  黄少天接到电话时喻文州就在他旁边,蓝雨新上任的队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未来的王牌没完没了的和电话那边的父母扯着家常,时间一久思绪就渐渐放的空了,那时候正赶上他父母去往国外旅游,自然是没法打电话,隔着万水千山发了长长的一段语音祝他好运。

  

  他的思绪断在黄少天探过来的手里,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完电话,此刻抓着他的手咬着唇有点不安地看着他。

“你还有我。”

  黄少天说。

 

  这话说的其实有点莫名其妙,却歪打正着地戳中了喻文州心底那些不为人知的心情,他抬眸望向黄少天,通明的灯火下笑意柔软:“可不是。”

  见他神色如常,黄少天就松了一口气,抓着他的手却没有放开,纤细的指尖划过喻文州微凉的掌心,半是紧张半是迟疑。

  “怎么了?”喻文州偏过头问他。

就看见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皱着眉想了想,好久,才郑重其事地道:“队长,你要是不介意……”

“你要是不介意,从今往后,我爸就是你爸。”

 

“……”

  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评论(169)

热度(2780)